404:期待孩子,平安顺遂一生安稳
书名:重生厉爷娇妻她超飒 作者:梧桐忘川 本章字数:257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1:08:06

安抚好厉司临,云珞就回了云家,一夜奔忙的她需要换洗一通。

厉司临去了公司,于柏则是跑去云家做客,顺便在云家蹭了早餐。

云永年原本是要早早上班走的,因为于柏的前来做客,他滞留在家,向于柏询问云珞在托洛夫学府的事情。

昨晚他们问,云珞没怎么说,说的也全都是好的。

但是这个世上,怎么会有人只经历好,而不经历坏。

光是云珞回来这段时间,都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还有他们和厉司临在身边,她都遇事不断。

可是当初她十四五岁,一个人在异国他乡,要是遇到麻烦,又该怎么办?

谁能帮她?

要是伤了心,辛苦了,又有谁能安慰一下她?

昨晚上,云永年想了一整晚没睡好,越想越难过,越想越伤心。

就算于柏今天不来,他都打算私下里去见一见于柏的。

云珞回房洗澡了,于柏也感觉没什么好说的。

因为在托洛夫学府认识云珞的时候,他也是临近结业那一期才和云珞认识。

当时云珞是直接是连跳两级跟他同年级同班的,也是班上最小的学生。

许是因为如此,云珞上课的时间很少,不过是因为他们都是A国人,还同桌,才话多一些。

“云珞在学校一直都跟开挂一样,没有什么不妥,她太聪明了,但是性格比较孤僻没什么朋友,学校里的学生都把她当做偶像……”

于柏说的,都是云珞的光辉事迹。

云永年听后,问,“就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吗?不如我们家小珞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?”

“她那么聪明,怎么会遇到难题。”

于柏摇头,可是顿了顿说,“不过那个时候云珞身体不大好,脸色苍白又很瘦,又经常不在学校,我倒是有一次看到她书包里装了好多药瓶……”

一听这话,云永年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揪了一下。

她身体不好吗?是生了什么病吗?

“小珞她是生了什么病吗?于柏你有没有问问她?”

看着爱女心切的云永年,于柏也很想多说一些,可是他实在也知道得不多。

他说,“我问了,她说是保健品,不太愿意说,我当时就没好多问了。”

云永年无比失落,于柏也是觉得很滑稽。

他当初只知道云珞A国人,但并不知道云珞是是京都云家的女儿。

当年的时候,云家和于家,还有生意上的来往呢。

此刻看到云永年眼中那抹为父却无助的神色,于柏又说,“云叔叔您也别担心,可能当时她就是生了病,但是现在已经好了。”

“哦对了,云珞学过医,她医术可厉害了,我爸前年开始身体不好,就是她开的药房最有用……”

云珞梳洗好下来,就听到于柏那个傻缺在揭她老底。

她赶紧走过去,“爸,你别听他瞎说,我没有那么厉害。”

而云永年,眼里已经浑浊带泪。

这就是云珞不敢告知云永年那些事情的原因。

她会的越多,越是独立越是强大,就越会让云永年的父爱感到无能为力。

很多人都说,身为一名女子,这一生会遇到两个爱自己如命的男人,一个是丈夫,另一个便是父亲。

上一世她**人蛊惑不相信,但是后来到现在,却是坚信的。

所以,她也不希望云永年表达父爱的时候无处大发力。

她宁愿云永年眼里的女儿,是个乖巧懂事,平常又有点蠢笨的丫头。

那样,父亲的爱,才能有地方有机会表达和发挥。

奈何事实却是事与愿违。

到了现在,云永年心中的愧疚和无能为力,她都不知道需要怎么做,才能抚平。

她错了。

如今一点一点让云永年知道她在外的辉煌和成就,对一个一心只想补偿女儿的父亲来说,宛若心的凌迟。

可是有的事情,实在是不便他们知道。

云永年也能知道女儿不说那些事情,是因为不愿意他担心,所以一看到云珞,他就马上站起身,强颜欢笑说,“珞珞你不是还要去学校开会嘛,爸爸也先去公司了。”

说完,云永年赶紧离开,步伐似逃。

云珞年白了于柏一眼,随后两人也一道离开。

前往学校的路上,云珞开车载着于柏,于柏则是好奇,“你为什么不之前就告诉你父亲你的事情?他是真的很关心你!”

“如果你十几年颠沛流离吃尽苦头,你要不要和关心疼爱你的父母说?”

云珞一句反问,让于柏瞬间没有了言语。

过了许久,云珞又说,“于柏你也结婚了,等你有了孩子,你就会明白,身为父母,在你自身家境还不错的情况下,其实并不希望孩子真的要达到什么高度,只要他平安顺遂幸福安稳,便没什么所求了。”

“呵呵呵,你才十九岁,说得你像是生过娃娃一样。”于柏回了这么一句,但是很快,就沉默下来。

他似乎能够get到云珞所说的那个点。

甚至脑海里,已经勾勒出了一副那样图案。

他跟妻子,还有孩子,这一生只要平平安安幸幸福福,就挺好了。

因为云珞在云家耽搁了时间,到学校的时候,别的股东都已经到了。

云珞和这些股东几乎都是第一次见面,众人看着这个十九岁的小姑娘,明明都还稚嫩得很,却已经同他们共事好几年。

众人纷纷感叹。

想着云珞从刚回京都被所有人看不起,然后一步一步,这分明才没有多久时间,竟然已经成为众人羡慕不及的大人物。

果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不过,在这群人中,倒还是有一个熟人。

云珞和众人的相互认识时,别人都是对自己一通细致介绍,企图让云珞记住自己。

毕竟,云珞的背后,还有厉司临。

要是能和寰球泽瑞集团搭上线,那是许多生意人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但是到了魏溶这里,自我介绍就变得十分简单,“云珞你好,我是魏溶,我们见过。”

云珞点点头,简单回应,“魏总你好。”

跟魏溶,倒还的确是见过。

最近的一次,是魏溶上次问乔鸿远为什么抓他表妹。

更之前,云珞接手星光直播娱乐的时候,和魏溶注资的大唐直播碰撞过。

但后来听说,魏溶撤资离开了。

校董会足足两个多小时,结束的时候,已经十一点过。

有股东提议一起用餐,但是云珞看了手机上厉清洲发来的短信,便拒绝了和股东的共餐,“大家去,我还有点私事。”

再有,她年纪太小,又是个女生,跟他们一起吃饭,格格不入。

魏溶本还想和云珞聊一聊,但是云珞走得太快。

看来,得找下次机会了。

毕竟他将和柳思韵即将订婚,而柳思韵和云珞有过节。

他想就这事,和云珞谈一谈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